现在位置: >

大汉

大汉,我为你而来

从汉帝墓中出来的感觉只有震惊,可惜,庆幸。

我未生在古代,不知道古人的生活,但我可以从他们的丧葬中发现,他们的艺术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强大,更加奢侈,更加贴近生活,而不是像现在艺术成为少数人的专利。从哪些陶俑中我仿佛看到看到一个个艺术家专注的表情,对生活的热爱,对艺术的热衷,对国家的忠诚,对自己的负责,对于他们来说那些陶俑已经不在是一个死物,而是一条生命,对生命的尊重。从人佣中我们从他们的服装装饰上可以看出人佣的身份地位,服装特色,从陪葬品中可以看出葬者的身份地位,我们也可以从那些个中陪葬品中可以了解到大汉丧葬艺术的发达,对待死人的尊重与礼节的繁琐,人生出死无大事。生与死一个人最大的事,古人对此看的特别的中,对于死人的墓穴当予人第二个家。而不是像现在的我们随便买一块地,死了一了百了。陶俑也是我们国家一种特有的雕塑艺术,与西方的雕塑刻,凿,雕,磨不同是与捏制。在那些雕像中最让我喜欢的是,霍去病墓中的马踏匈奴,立马为主题性雕像,硕大的花岗岩调出一匹战马将匈奴侵略者踏翻在地,战马矫健昂扬,庄重沉稳,踏在马下仰面朝天的匈奴侵略者则收握弓箭犹作挣扎欲起之势。整个雕塑浑然一体突出大体大面,马腹以下不作凿空处理,即加强了整体感,又突出了匈奴无法挣脱的困境。作品运用了象征手法击败匈奴的历史功绩,作品没有表现霍去病的形象,而是用雄骏的战马颂扬主人的艰苦卓越,英勇豪迈的英雄气概。

看过兵马俑在看汉佣,你会发现,汉佣没有兵马俑的威武雄壮,但却多了一分细致生动。

我可惜于这么好的艺术不能为活着的人而作,我庆幸于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伟大艺术。大汉为你而骄傲。如果可以我愿生在大汉。

第二工作室

学生:陈雷

学号:20105000205

相关文档
相关主题
返回顶部
热门文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