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位置: > > 人文社科

新订崇正辟谬永吉通书-清-李泰来

崇正辟谬通书

订正 崇正辟谬

上海铸记书局石印
儒者未能表彰六经。发明圣道。以成太学。问徒斤斤于艺术之末较长论短。纵使理有不可观。其技亦小矣。然正惟未能表彰六经。发明圣道。而于艺术之末梢稍有有功于人世者。又岂可概置不问。漠然无事关心。如陶士行所谓逸游荒醉。生无益于时。死无闻于后。与昧昧者同灭没也。宁不惜焉欤。顾书不可不做者。凡几素隐行怪之篇。与及淫词艳治之曲。足以坏世,教荡人


心。此必不可作者也。若夫农圃医卜。与及地理诹择。此皆日用所不可少者。人苟有所折中。辩其诬诈。订其舛论。又未必无补于人世。内惟地理之书。未可轻作。彼盖以峦头为先。理气为后。形有隐现变化,不可方拟。非具有灵心慧目者。莫能有悟。岂语言文字所能悉殚哉。始执书而可以求地。则世人尽可富贵矣。何以著书之人。偏多自获假地乎。至选择一道。专以论理非有形势目力至辨也。夫理只一是事无两可。又曰用一则精。用两则难。凡物皆然。况阴阳为理气之主。尅选为祸福所关。岂容各立门户。迄无定论哉。三代已前。虽有天时历数之学。而经史无传秦汉以来。多出诸儒意见。至东晋郭景纯。始有藏书。而年月之义。究未尽传。唐天宝中。一行僧奉诏作铜函经。故意颠倒五行乱装生旺。反用休囚嗣是好异之徒。各出意见。著为论说;神煞盈百盈千。不可纪极。紊乱始不可言矣。至唐末杨筠松先生出。著造命篇。独以理气推五行之用。各有其宜。而斯道之义始显矣。然造命虽立。而众说未锄。是仍玉石并陈也。后来应用通书。不时代有务皆以誇多关靡为奇。凡系旧有之图说。与及种种神煞靡不备录广收。如发微。四明。鳌头。象吉。大都旧例相沿。而卒未有主议也。唯刘氏家藏。不违造命。所论帮山五行。确以双山而成三合。深得杨公之旨。其余诸家斗首概削不用。卓哉见也。胜于诸书远矣。惜其于体用轻重之宜。尚未切指。神煞纷纭之目。尤嫌过多。所尤歉者。诸家首既以删除。而每山吉凶后。又必列其名目。去草留根。不无憾事。有明峡江黄一凤。著三元集要、专发明造命之理。透彻详明可谓杨氏之功臣。独奈其分别二十四坐山。专主正五行。不用双山。是何所见之偏也。

且其书未成全帙。不便民用。余俱慨焉兹因先人所论。復于群书内详加校订。採其论说是者主之非者议之。有理者存之。无理者去之。独于杨公造命之旨。不得不奉。为斯道不二法门矣。或有让余者曰诸家斗首。唯与造命不同。然其来已久。子既不用则亦不已矣。辟之无乃已甚乎。岂谦让未逞意哉。余曰不然。学问之道辨析义

相关文档
相关主题
返回顶部
热门文档